幸运农场走势-幸运农场计划_技巧-幸运农场赔率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诡异事件早已从县农业局退休的陈世文被揉碎的记忆里还有一只

  或许大家还对“红衣男孩”印象深刻?其实每个地方都属于当地的灵异事件,我们曾经盘点过上海、台湾、香港、广州、天津等地……今天我们来盘点一下那些发生在重庆的灵异事件

  2006年10月8日的早晨,8岁的小男孩舒翱莫名昏倒在上学的路上,家人以为这只是一次意外;但是第二天,同样是在上学的途中,舒翱再次昏倒,到医院检查之后却被告知一切正常。小男孩抽搐昏倒的现象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而且昏倒之后还会做出很多奇怪的动作,两只手有力地伸直,五指并拢并且有力地比划,脸上的表情极为愤怒,龇牙咧嘴并发出低吼声。昏迷的时间长短不一,有时几分钟,有时甚至长达几个小时。发病的时候小男孩还会说胡话,大概意思是:“我是左宗棠,是你们舒家害了我,我的头不见了,你们把头还给我,不然我就拿你儿子报仇。”但是在男孩清醒的时候,他却很明确地告诉别人他不知道左宗棠是谁。重庆僵尸男孩除了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喜欢”张牙舞爪之外,还和传说中的僵尸有本质上的相同点。为了给小男孩辟邪,家人请“大仙”在舒翱额头上涂上狗血,舒翱不仅没有清醒,反而一闻到血腥味就来了精神,还贪婪地吮吸抹在手上的狗血。辗转很多医院,舒翱的病情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了,经常会出现伸直双手,跳跃前进,见人就咬的症状。有专家指出舒翱处于癔症性附体状态,很可能是缺乏家庭关爱,受到僵尸题材的电影和书籍的惊吓以后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已经变成僵尸了。但是有很多疑团将这种推测否定了,比如男孩为什么一直提到和他不相关的左宗棠。虽然后来有心理学家指出,舒翱是因为“留守问题”、缺少关爱、对死亡的恐惧而导致的癔症,但部分网友并不相信这种说法

  重庆工商大学原来的南校区那边本来是有十二栋楼,那些楼都在,但是唯一就没有第4的一栋。据说是当时修好以后,过了几年被拆了,而第4栋的位置现在那里载满了很多树。而这栋楼被拆却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能有点久远了。暂且,我把这栋楼取个名字叫4号

  4号建立起来没多久,学生就陆续的搬进去住了。但是没搬进去多久,其中有一个宿舍的女学生全部死亡(说明:一个宿舍里基本是安排4名学生住在一起)。据说这4人死的时候没有前兆,但是他们都是同时上吊在宿舍内的。后来经警察说明是自杀。人是死了,但是房子还在。时间就那么又过了几年,学生也就换了一批,现在那个宿舍里照样住了人。故事就在一个期末的晚上发生了。(我在这里把这个死了人的宿舍称为S)一般来说期末了,学生要复习功课,都睡得比较晚。所以,SF对面宿舍就还有一位女生在看书。看了一会儿,她就去方便了(南区的宿舍都是一层楼一个厕所)。当她方便回来以后,发现S的门隙开着,里面亮着台灯,也坐着一位女生在看书。因为他们那层楼都是他们一个院的,平时他们宿舍和S宿舍的人关系都挺好,她就走进去打个招呼。进去了以后,因为别人都睡了,就她们两还在,所以她很轻的把门推开的时候,突然看到看书的这位女生的上面,房子的四个角上上吊着四个人,当时她就尖叫了起来。这位看书的女孩子听到了马上就跑过来了,同时,S里的睡着的人也醒了,都起来问她怎么了。她指向那四个人上吊的地方,但是她们却什么都没看见,而她却仍然看见那四个人吊在那里。后来这女孩,就整天不说话,有时笑笑,过了段时间,疯了。后来,这女孩子退学以后,她们与其他高年纪的学生谈起这个事情的时候,高年纪的把前面四人上吊的这个“传说”给他们讲了以后,她们也吓了一跳。而她们也回忆起,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也恰恰在同一天。所以这个事情闹得比较大,学校就把4号拆了,而在上面种了种什么树,据说是可以辟邪

  这个故事说起来也和死人有关,但是到底是怎么的,我也没听得太明白,只能大概的写一下了说的一位同学忘记带作业,他就跑回宿舍去拿。这个宿舍他们搬来才没几天,是因为学校规划的,把他们整个系都搬了过来。当他刚走到宿舍门口楼梯的时候,就看见突然有个人从他们对面的宿舍冲进他们的宿舍。他走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他和他宿舍对面的门都是关着的,所以他以为他是看错了。又过了那么几个月,也是要交作业,而这次却是他们寝室四个人都没带。这四个人就一起回去拿作业。而这次当他们也走到门口楼梯的时候,他们四人同时发现有个人从他们对面宿舍冲进他们宿舍里。而上次那位回去拿作业的同学就突然想起几个月前遇到的同样情况,因为这次遇到的这个人也和他上次遇到的那个人差不多一摸一样。所以他赶紧给其他三人说了。他们马上就跑过去,三个人把门顶住,而拿了一个人去叫管理员来开门,他们以为这或许是小偷。但是当管理员把门打开的时候却没发现任何一个人在里面。后来,他们慢慢和周围的宿舍熟悉了。某日到对面的宿舍里去玩。聊天中,就谈到了他们遇到的这个事情。而对面宿舍的同学听了却脸变白了,随即就告诉他们一件事:在他们搬来几个月前,他们寝室死了一位朋友,而这位朋友据说是在回来拿作业的时候被车给撞死了

  据说还很久远的时候,回龙湾还是一片坟地,后来因为大兴土木搞建设,所以冤魂无家可归,就四处游荡。因为地势的原因,冤魂就顺着重庆特色的坡坡坎坎一路来到了我们学校大门——鬼门关(又名贞洁牌坊)前。过了鬼门关就是夺命坡——一个40度以上,150米长的超级大坡(走完了人也差不多挂了~也因为这样我们学校的女生身材一般较好)。冤魂就顺着夺命坡来到了校前小广场。正对着校前小广场的是图书馆,因为图书馆只有四层,所以不住冤魂。冤魂就翻过了图书馆,顺着图书馆后面的断魂梯(断魂梯是条石的梯子,很有渝黔古道的意思,但是坡度在50度以上)来到了翠湖

  翠湖是我们学校半山上的一个小湖,一年四季水色碧绿。传说翠湖是当年日本轰炸重庆的时候用来埋死人的,后来蓄了水,所以现在怨气特别重。再加上回龙湾游荡来的冤魂,现在变的特别邪。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翠湖不断的死人。有说死了6个了,也有说死了12个了,但是传说都有个共同点,就是死的都是男人,而且还差一个……有一次中午我去火药坝打印资料然后到门口买了吃的就回了寝室,路过翠湖长廊的时候听到好像有念经的声音,就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看到有两个中年妇女蹲在湖边的草丛里手中拿着书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念什么。我没敢多看就快步回寝室了。我们学校的学生宿舍分南区和北区。北区是新修的,南区是我们学校的前身——重庆商学院的老宿舍。翠湖的旁边就是北区一栋,北一栋的楼下有个人造的小瀑布,一年四季都有哗哗的流水,风景很不错。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瀑布上面的地面就开始向外渗水,虽然不臭,但是很讨厌。北一栋和北二栋的楼顶之间有个顶棚连着,顶棚中间有个窟窿,是正八边形的,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八卦的形状。传说这个有名的北区八卦(也有说整个的北区学生公寓是个八卦的形状,但是我没看出来)就是用来翠湖冤魂的。因为我一个住北一的同学说有一次她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听到翠湖那有响动,她就往翠湖看,结果发现有个好像穿着白裙子的女生在水面上跳舞。吓的她连厕所都没敢上就回床上去了…

  丰都历来有“阴曹地府”、“鬼国京都”之名,民间传言汉朝方士阴长生、王方平在此修炼成仙,后人附会“阴、王”成“阴王”,丰都也就讹传成“阴都”

  这年旧历7月刚入夜,家住丰都的72岁的陈世文老人就劝诫孙子尽量少出门。“七月半,鬼乱串, 这是祖宗传下来不成文的规矩,现在这个时候鬼门开,就像阴间的春节一样。”陈世文咕哝着。他听以前的老人说,在丰都老城,不管多高品级的大官上山进香,八 抬大轿也进不了名山门。文官下轿, 武官下马,百年之后,还都得归阎罗天子管。”

  早已从县农业局退休的陈世文被揉碎的记忆里还有一只青花瓷碗。过去,从这个时辰算起,“鬼 城”巷陌中的摊位,都会摆上这只盛满清水的青花碗

  以前在丰都流传“上午人赶场,下午鬼赶场”,有人购买杂货的时候,商铺老板会把几枚铜钱放进碗里,下沉 的就是人间流通的铜板。而浮在水面上的, 就是新死的冤鬼用纸钱来人间买卖,这样的生意,却是万万做不得的

  丰都在中国古代传说中,原本就是人死后灵魂归宿的地方,鬼文化发达,早已深入当地每个人的生活中。因此在当地民间也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灵异传闻

  大概20年前,一开夜班出租的老兄,从丰都镇江回丰都老县城。距离估计有7公里,中间是要过火葬场

  在火葬场大门出来到主路交叉路口,当时的时间是晚上3点多,见一美女招车,美女身穿一白色连衣裙,脚穿白色网织鞋,要到人民医院

  在行驶的过程中,司机还一个劲的开玩笑,毕竟深更半夜有美女搭车,应该是心情还是很好的,但是那个美女始终不发一言,司机在挂挡的时候无意碰到美女的手背, 感觉是冰凉的,当时还在想,是 不是衣服穿少了的缘故,因为当时的故事没有联想到鬼。最后是平安的送到 人民医院旁的王庙拐。当时那里由于是老城市,路灯不多,加上是晚上,有些昏暗

  早上交车了一直到下午,那个老兄起来吃饭,清点昨天一天收入,怎么算都差10元,但发现放钱的那个口袋有些黑色的纸灰,就是烧个的那种,百思不得其解,也没有当一回事。这个事情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过了好几天,几个出租司机在晚上收车喝酒的时候,一个司机说,前几天遇到了鬼,说拉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回来发现钱是烧过的纸灰

  当时,这个睡觉才想起前几天在他身上发生的故事,故事情节和那个同行讲的是一模一样。当是就吓呆了,于是就回忆起其中几个不合情理的细节

  一、晚上上车的地方,是火葬场旁边,也是去火葬场唯一的路口,到的地方,是人民医院,那里是人民医院的太平间

  这个故事于是就在丰都闹开了,本来丰都都是个鬼城,于是越传越邪,直到后面整个出租车到知道,晚上搭客的时候准备个水瓶,上一个人用水检验下

  (小编有话说:大千世界,千变万化,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百度贴吧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网易同意其观点。)

  说个小时候的故事吧,我是农村长大的,在我10岁那年,那时候还小,一到周末就去邻村找小伙伴们出去玩,因为我们村都比我大要么就是1、2岁的。说是邻村其实也有差不多4里路,我们那树林里的树全是那种松针树,去邻村的路就要经过一片松树林。有一次周六和平时一样一吃完午饭就跑到邻村和小伙伴们玩了一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天快黑了才回家(回去晚了我妈会骂我),一个人一边哼曲子一边小跑着,快到家的时候看见路边有只兔子,当时就心花怒放了,就想把它抓住,我就慢慢的往它身边挪,它就一直在那吃草,就好像没看见我似的,快到他身边的时候,我就一下跳过去了,就在我快抓到它的时候,它一下就跳走了,离我大概有六七米又不动了,我当时也没想别的就想抓住他,然后又慢慢靠近它,这一次又是这我快抓到它的时候它就又跳远了,就这样我追它有5次,到了第六次的时候本来还想去抓它的,但是我的脑子里突然想起,这么晚了在不回去,妈妈会骂死我的,然后我就看了它一眼就直接跑回家了,回到家还是被我妈骂了一顿,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把这事跟我哥说了,我哥也没当回事。第二天一早我就拉着我哥去昨天看见兔子那了,我哥不想去,可我非缠着他,我就觉得他比我大肯定能抓住那只兔子,最后我哥没办法,还是陪我去了。到了昨天那儿之后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就带着我哥往里面走走了一会就看见一个坟包,墓碑都没有,到了边上看见坟的上边有个篮球大的洞,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感觉很害怕,就和我哥回去了。没了,不知道如果那晚我继续追着那只兔子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胖编的怪谈没有一起落下的,现在给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的一个叔叔年纪有五六十岁了,有一次我缠着他给我讲鬼故事,一开始他不愿意讲,说都是假的骗人,后来他说既然你想听我就给你讲个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下面用第一人称:我年轻的时候,那年大概18岁,我在大队里干活耕地的活,有一头驴,每天就是牵着驴松土,那时候每天都很累,干那么多活还吃不饱,体质就不太好很瘦,有天晚上睡觉听见驴叫,然后听见驴挣脱绳子和木桩的声音,驴跑了,我就起来追啊,住同屋的另一个小青年也听见了,我也没管他就冲了出去,驴要是丢事就大了,当时大概半夜1.2点借着月光看到了驴就在不远处站着,我过去驴就往前跑,也不跑远,就是非常不听话,不想让我抓到。现在想起来就是勾我的,终于驴子停在一个小树下面,我走过去,马上就要抓到他了,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衣领,大声问我:干什么呢你!我回头一看是同住的小青年,在看自己,一只脚已经踏在水里了,面前是一条河,驴子在后方的土坡上站着,我才反应过来是被鬼领路了想找替死鬼的..如果朋友不跟出来我就肯定死了....以前那个年代又穷又乱,人人都穷,死了人不像现在这样又查又什么的,那条河里不知道有多少冤死的亡灵

  在我们的小镇,有一个传说,那就是如果听到敲门声却没有人开门,那就是鬼在敲门。你就要根据它敲门的次数敲回去,直到听不见敲门声,就可以幸免于难。因为鬼只会通过敲门来害人,它不敲门就代表放弃了你

  一天,A刚刚洗完澡,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敲门声。“谁啊?”A问,无人回答。A这才想起,自己住的是一层平房,根本没有邻居。他想起那个传说

  “咚……”A回敲了一下。“咚咚咚”外面的它连敲了门三下,A也跟着回敲了三下。“咚咚”“咚咚”……终于鬼歇停了好一会不再敲门了。它走了吧?A心想,正准备睡觉,忽然听到一声敲门声,A从床上跳起来,回敲了一下。这时,门铃响了,A瘫坐在地上,没有希望了